gjc>|朝鲜官员赴中国大学进修 曾视开发区为援建项目

亚博工业报】    

早報訊 據朝鮮國家電視台報道,迪士尼旗下的米老鼠和小熊維尼等美國著名卡通[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6日登上首次朝鮮[舞台 的拚音:wǔ tái],在“白雪公主”和“[美女 的英 文:做夢都想幹][野獸 的英 文:beast]”等視頻[音樂 的英 文:music]伴奏下翩翩起舞,金正恩等朝鮮領導人觀看了表演。

報道稱,金正恩重組了進行此次表演的牡丹峰樂團,欲給朝鮮[藝術 的拚音:yì shù]帶來“巨大變化”。

早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陳良飛

今年以來,朝鮮與[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持續的人員交流不斷引發外界關注。

據環球時報近日援引媒體的報道稱,20名朝鮮官員、學者5月抵達中國天津,觀摩高新[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區的運作和學習招商引資經驗,“[這些 的英 文:These]人將在華參加兩個月實地[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另有消息稱,朝鮮還將派遣工人進入中國務工。

事實上,這種交流並非首次。

早在今年3月29日-4月18日,來自朝鮮黃金坪和威化島經濟區的20名[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官員在大連行政學院進行了為期20天的研修任務。這也是自去年12月19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去世消息發布以來,該研修班時隔4個月後首次重新開班。第一、二期朝鮮“兩個經濟區”管理官員研修班分別在去年11月、12月開班並順利完成研修課程。

[最大 的英 文:largest][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是機製不接軌

朝鮮“兩個經濟區”管理官員研修班是中朝雙方共同商議之後,由中國商務部主辦的一項培訓[計劃 的拚音:jì huà]

“兩個經濟區”是指朝鮮羅先經濟貿易區、黃金坪和威化島經濟區。羅先經濟貿易區位於朝鮮東北部,毗鄰中國吉林省延邊地區;黃金坪和威化島經濟區位於鴨綠江下遊,毗鄰中國遼寧省丹東地區。2010年,中朝雙方就[合作 的拚音:hé zuò][開發 的拚音:kāi fā]“兩個經濟區”達成共識,並[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中朝“兩個經濟區”開發合作聯合指導委員會。

據新華社此前報道,在“兩個經濟區”[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上,中朝雙方明確了“政府引導、[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為主、市場運作、互利共贏”的開發合作原則■怀化亚博第一中学工业报■。雙方商定,將共同努力,充分利用、發揮各自優勢,努力將兩個經濟區建設[成為 的英 文:Become]中朝經貿合作示範區和與[世界 的英 文:world]各國開展經貿合作的平台。

在“兩個經濟區” 開發計劃確定之後,[如何 的英 文:how]建設這兩個經濟區就成了當務之急。

在吉林[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東北亞研究院副院長於瀟看來,[大多數 的英 文:most]朝鮮管理官員並沒有開發區建設的經驗,比如土地的開發、基礎設施的建設、吸引企業入駐等,他們都不太懂,還有官員甚至把這兩個經濟區建設理解為“援建”項目。

於瀟認為,中國和朝鮮的經貿合作存在一個[很大 的英 文:huge]的問題就是機製和體製的不對等、不接軌。“在兩個經濟區的基礎設施建設上,中國政府[可以 的英 文:can]幫助去做,但建完之後如何吸引企業進來,利用[有效 的英 文:valid]資源和比較優勢,進行產業的合作和開發,這一塊就沒辦法了。”

於瀟曾經問過朝鮮官員:你們希不[希望 的英 文:hope]外資來朝鮮投資?他們說希望。於瀟又問:那你們的優勢在哪呢?他們說勞動力。於瀟再問:那你們希不希望生產出來的商品在朝鮮銷售呢?這[時候 的英 文:When]問題就[來了 的拚音:lai l]。於瀟說,朝鮮國內市場也需要一部分商品,但[價格 的拚音:jià gé]沒辦法定,朝鮮沒有市場,“企業提出一個價格,政府去審批,然後進入它的商品流通環節,憑[票 的拚音:piào]證購買。”“[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機製對[我們 的拚音:wǒ men]的很多企業就很難適應了。”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沈海濤也認為,在與朝鮮合作時有一個大問題就是,很多朝鮮人的思維方式和中國人不一樣,經商手段也不一樣,“按老百姓的話說,他們不按套路出牌”。“即使從純經濟的角[度 的拚音: dù]來說,中國也[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培訓他們按照現代企業經營方式、經營理念來運作■怀化亚博第一中学晚报■。”

[主要 的英 文:main]培訓理論知識

按照商務部的委托、安排,朝鮮“兩個經濟區”管理官員研修班分別在吉林大學(下稱“吉大班”)和遼寧省大連市(下稱“大連班”)開班。吉大班由吉林大學舉辦,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具體承辦,而第一、二期大連班由商務部國際商務官員研修學院與大連行政學院聯合舉辦,第三期後由大連方麵獨立承辦。來自羅先經濟貿易區的學員在位於吉林省長春市的吉林大學學習,而來自朝鮮黃金坪和威化島經濟區的學員則在大連行政學院研修。

無論是吉大班,還是大連班,均分5期進行,每期20天左右,19至20名官員參與學習,每個班培訓總人數都在100人左右。

去年11月10日,第一期吉大班在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開班。朝鮮羅先經濟貿易區的19名管理幹部參加了開班儀式,朝鮮羅先市人民委員會計劃局課長安日光代表學員發言。該班於11月26日舉行結業典禮,為期17天;第二期吉大班於去年12月9日開班,朝鮮羅先經濟貿易區的19名管理幹部學員參加了開班儀式。該班於12月28日[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為期20天。朝鮮羅先市人民委員會經濟合作局進[出口 的拚音:chū kǒu]手續課課長李永吉代表第二期吉大班學員發言。

第一期大連班的開班時間比吉大班稍早兩天,於去年11月8日開班,11月27日結業。第二期研修時間則安排在去年12月5日至26日,為期20天。

去年12月19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去世消息發布之日,正值第二期吉大班、大連班學員在華學習之時。在國喪期間,這些學員還堅持在華完成了研修班的課程。

無論是吉林大學,還是大連市,在研修班任課教師和授課內容的安排上都予以特別關注,精心挑選。

吉林大學黨委書記陳德文曾表示,吉林大學與朝鮮高等學府的交流已成為中國高校中的特色,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的很多教授都有過在朝鮮學習、[工作 的英 文:work]、生活的經曆。於瀟說,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長期從事朝鮮問題的研究,“[而且 的拚音:ér qiě]我們朝鮮語[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非常多,有一半以上的人[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直接用朝鮮語授課。這次的授課[老師 的英 文:teacher]也都直接用朝鮮語給這些官員授課。”

在授課內容上,於瀟介紹,主要是講中國開發區建設的理論與實踐。“我們的優勢在於理論,比如勞動力市場、勞動力供給、[城市 的英 文:cities]和農村的改革、稅製改革等,我們會跟他們講,這麽做會帶來什麽[好處 的拚音:hǎo chu],有哪些問題,中國是怎麽做的,我們的講法是從實踐到理論,再到實踐。”於瀟說,“這[一次 的拚音:yī cì]的培訓主要還是涉及理論,還沒涉及太多的具體操作層麵,實際上講太具體的操作方法他們也聽不太懂,有點太提前了。”

吉大班授課老師的遴選範圍也[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限於吉大東北亞研究院的院內老師。“我們也請了[一些 的英 文:some][其他 的英 文:other]院係、實際經濟工作部門、政府機關和企業等社會各界的人士來給他們係統授課。”於瀟說,除了理論學習,還[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實地考察。

為了大連班的順利舉辦,大連市更組成了援外培訓工作領導小組。大連外經貿局辦公室主任科員陳宇航這樣描述大連方麵的安排:在教學授課階段,圍繞大連開發區建設經驗,邀請了全市各領域專家講課,突出實效性;在調研考察環節,選擇具有典型[意義 的拚音:yì yì]並能充分體現改革開放成果的地區或企業,突出針對性;在生活[服務 的拚音:fú wù]保障,為朝鮮學員創造良好的飲食營養、衛生保健、生活[娛樂 的英 文:entertainment]等各方麵條件,突出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

不過,對於研修班課程的更多細節內容,吉大東北亞研究院和大連行政學院官方均表示不好提供。

考察追尋金正日足跡

在研修期間,中國方麵不但安排這些學員進行理論學習,還組織實地考察,考察地點既包括工業園區,也有海關關口、高新企業等,足跡更是遍布大連、蘇州、張家港、北京等地。這些園區和企業均是中國多年來改革開放成果的集中體現。值得[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的是,這些學員的考察、參觀更是跟隨了金正日的足跡,所到之處也有當年金正日訪華時曾考察、參觀的地方。

以大連班為例,第一期大連班學員在去年11月培訓期間,不但參觀了大連市保稅區、長興島、高新園區等建設情況,還趕赴長三角地區,對蘇州工業園區和張家港市進行了考察。

去年12月19日,受大連行政學院委托,大窯灣海關接待了第二期大連班的學員,並為其現場授課。大窯灣海關是大連海關下屬11個海關關口之一,管轄區為大連市金州區、金石灘國家[旅遊 的英 文:travel]度假區。該海關官方網站介紹稱,該關口是東北地區最大的口岸海關,集裝箱貨運量分別占遼寧省的90%、東三省的80%以上,也是大連海關[業務 的拚音:yè wù]門類最齊全的隸屬海關。

第三期大連班學員更是赴北京考察學習。4月16日[上午 的英 文:morning],該班全體學員赴北京市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展示 的拚音:zhǎn shì][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參觀[訪問 的英 文:visit]。20名大連班學員重點聽取了百度、漢王、北鬥星通、仁創、博奧生物、碧水源等企業的介紹,觀摩了示範區企業自主研發的科技創新[產品 的英 文:product]。其中,北京博奧生物有限公司更是2010年5月金正日訪華時在北京[唯一 的英 文:sole]參觀的公司,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曾親自陪同。

學員[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基層幹部

在今年3月份《朝鮮並未關閉國門》一文中,新華社駐平壤記者張利將研修班視為朝鮮“在合資合營方麵不斷調整政策,爭取吸引更多外資”的一個[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標誌。

張利認為,這些官員研修學習中國開發區建設的相關內容,對落實中朝兩國共同開發、共同管理兩個經濟區、推動中朝兩國進一步交流與合作將發揮重要作用。

於瀟認為,在吉林大學和大連“一校兩院”研修的各100名幹部都是兩個經濟區的基層領導幹部,都是經常和中國方麵打交道的人,培訓的目的就是為了方便工作。“這些官員本身並沒有決策權力,最終的決策權不在這些幹部身上,所以不能給予太多的希望,這是一項長期工作。”於瀟說。

沈海濤認為,這些官員也可能成為未來朝鮮官員階層裏的骨幹力量,“我們絕不是為了眼前的一點經濟利益。”

在第五期研修班結束之後,朝鮮會不會派出更多的管理官員來中國研修開發區建設的經驗呢?於瀟給出了否定的答案。“朝鮮培訓的目標和對象是很明確的,人數也嚴格限製,就是兩個經濟區的管理官員。它不可能把太多的幹部派到中國來培訓。中國培訓的知識和理念多少和它的體製還是有差別的。”於瀟認為,“朝鮮之所以同意由中國來培訓這些官員是為了有利於工作,有利於銜接。”

沈海濤則認為,中朝雙方在“兩個經濟區”的性質[認識 的拚音:rèn shi]方麵也存在差異。“這兩個經濟區並不像中國當年的經濟[特區 的拚音:teqi]試點,取得成效之後全國推廣,朝鮮方麵隻是設立了兩個經濟貿易、經濟合作的特區,[單獨 的拚音:dān dú]的,特殊的,而不是全麵開放的特區。”沈海濤認為,朝鮮的做法是非常謹慎的。

◎ 相關鏈接

第一期朝鮮“兩個經濟區”

管理官員研修班課程簡表

(大連班)

1。中國的改革開放與開發區建設的戰略選擇

2。國內開發區的管理模式比較分析

3。高新區的戰略規劃與產業定位

4。市內參觀:大連保稅區、長興島、高新園區

5。教學考察:蘇州工業園區

6。教學考察:文明城市建設——張家港

歡迎發表[評論 的拚音:píng lùn]
な.湖北规定食品从业者体检时可不查乙肝 な.朝鲜官员赴中国大学进修 曾视开发区为援建项目 な.浙江淳安纪委请645名县管领导干部“喝茶” な.黑龙江女子上访被关太平间案启动国家赔偿 な.空中距离马航最近航班BR88旅客落地惊魂|马来西亚客机在乌克兰坠毁|马航|BR88|惊魂_新浪视频 な.环保部长:过去环保执法过松过软 今后加强执法 な.习近平: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_新浪新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点击数:】 【字体: 】 【打印文章
sitemap.xml